headerphoto

家政公司疑似跑路 用户难退费-中青在线

2018-08-12 11:46

  近日,有多名网友发帖反映,在家政公司北京来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办的卡资金无法退出,在其APP“来人到家”上下单预约家政服务也迟迟没工作人员上门。也有该公司员工称,公司已经拖欠数月工资,有员工到公司总部讨工资时却发现已经人去楼空。

  目前,部分受害客户、员工已经报案,北京警方和劳动监察部门正在登记情况。朝阳警方昨日表示,接到报警后已经受理,目前正在工作中。

  多地客户遭遇无法预约、无法退款

  近日,有多名网友发帖反映,在家政服务公司北京来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办了会员卡或者注册了账户,但在其APP“来人到家”上下单预约家政服务迟迟没工作人员上门,账户内资金无法退出,怀疑公司卷款跑路。也有部分网友反映,“来人到家”的资方三鼎家政集团有限公司办的卡也遭遇相同的情况。

  北京客户刘华(化名)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家里四五年来都是与“来人到家”的线下实体店三鼎家政签约,办卡充值、预约家政服务。但她7月3日却接到保洁人员的电话,称由于公司不发工资,员工已不再接单。刘华这才知道,这家公司出了问题,目前,她的充值卡中还有1.5万元左右的余额。

  望京分店的客户王晓敏(化名)也与刘华遭遇相同。王晓敏表示,给她办卡的销售经理突然在微信上告诉她“公司老总跑路了”。目前王晓敏的卡里还有10320元余额无法取出,而她的嫂子也一直用这家家政公司,“嫂子卡里的钱更多,大概5万元左右,现在都没办法退了”。

  无法退款的客户们正自发建群统计情况,群里的受害者包括客户和公司员工,来自北京、西安、武汉、上海、苏州、南京、宁波、成都、重庆、杭州等地。客户的余额从几千到十几万都有,员工被拖欠的工资也从几千到几万不等。按目前的统计情况粗略估计,涉及金额可能达到千万元级别。

  “难预约”春节期间就已出现

  今年春节前,宁波客户周强民(化名)就发现预约不上保洁阿姨,本以为是过春节保洁阿姨都回家过年了,但到元宵节仍没保洁阿姨上门。他上网查了才发现,相同遭遇的人很多,并当即决定退款。“当时建了QQ群,也在网上回帖说了自己的情况,之后就陆续有人加进来,群不久就满500人了”。

  当时,周强民的账户里还有2000元。他试过在京东上投诉来人到家、向北京朝阳区工商局投诉、向北京消费者协会投诉,在宁波也向工商局、警方反映过。一个月后,他申请的退款到账了,“我也不知道哪个渠道起了作用”。周强民表示,在自己退款期间,“来人到家”仍旧大量投放广告、跟新客户签约。

  上海客户徐玉华(化名)也表示,她曾在今年1月发现三鼎家政在天猫的旗舰店被下架,但当时客服称是“暂时下架”,后来转用APP,直到今年6月都能正常预约服务、联系客服。“现在APP竟然还可以预约、下单和充值,我还收到了他们的‘618’优惠促销短信”。

  目前,“来人到家”和三鼎家政天猫旗舰店已无法搜到,而在京东的旗舰店虽开着但商品都已被下架。其APP和微信公号平台也的确还可以下单、充值,并且仍然在做充值优惠活动。

  员工称工资被拖欠 领导失联

  两家公司都有多名公司员工对北青报记者称,他们已经好几个月没拿到工资了,有些员工去了总部讨薪,却发现已经人去楼空,现在也联系不上公司领导。

  王峰(化名)是来人到家的销售客服,他告诉北青报记者,从今年5月开始,就陆续有被拖欠工资的保洁阿姨到总部讨薪。据王峰回忆,“来人到家”的APP虽然还在运营,但公司已经没有技术人员上班了,“从5月开始,所有人的工资就都不发了”。

  “三鼎家政”北京东城区东花市分店的负责人林大为(化名)告诉北青报记者,今年春节后,他每个月只能拿到1000元,原本每月15日发工资推迟到了每月20日。“到6月20日,已经被拖欠了三四个月工资,还是没发,平特网现场报码聊天室,最后又说7月15日资金到账会发”。据林大为了解,7月15日是公司总部房租到期的日子,“我们就怀疑公司准备卷款跑路”。

  北青报记者调查发现,“来人到家”沈阳分公司今年4月曾陷入20起劳务纠纷官司,均是员工因被拖欠工资而起诉,其中多数案件均已判决。而三鼎家政集团自去年10月以来,在其注册地郑州也有4起劳务纠纷官司,这4起官司最后以原告撤诉终结。

  对于客户和员工反映的情况,7月6日下午,北青报记者多次致电三鼎家政及来人到家公司的任富强、任富明等多位高层领导,均未得到回应。

  三鼎家政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1998年,主营家政服务。其官网介绍,该公司在北京、上海、南京等28个城市设立了运营中心,下设200个分公司和经营网点,日提供订单服务10万单。

  公司曾让员工以客户身份充值

  7月6日下午,林大为说,东花市分店还开着,但已经停止接单、服务,员工们只关心怎么要回工资。王峰称,6日上午,公司领导还在总部给员工开了临时会议,称“如果想干可以继续干,如果想走可以走,拖欠工资的想走法律程序也可以”。领导开完会就走了,公司也没人上班了。据王峰介绍,目前公司员工平均下来每个人有三四万元工资被拖欠,大家都无心上班。

  据王峰回忆,领导曾说过,公司还在融资,7月15日资金就会到账,但目前看来情况并不乐观。“之前就曾说公司要上市,让员工出资,可以获得股份,5万元起充值,有的员工不仅自己充,还拿家人亲戚的钱充值,分公司的很多经理也都充值了,几万元到几十万元都有”。

  公司的问题在员工看来也早有端倪。据林大为回忆,早在2016年,公司就鼓励员工以客户的身份往APP账户里充值购买服务,但其实服务并未实际发生,这笔钱以“返现”的形式回到员工手里。“充值购买服务时每个小时16元,返现时是按每小时18元发,就赚个差价,但这种返现后来也没有如期到账”。林大为说,在北京这边,这种赚差价的“好事”领导并未公开通知,而是私下有意无意地透露,员工是否充值也凭个人意愿,“但公司有业绩指标,一个月要完成180小时,不够的也会买。有员工充值十几万,除了工资被拖欠,充值的钱也跟客户一样退不了”。

  部分客户已向警方报案

  关于来人到家、三鼎家政拖欠公司员工工资、客户办理会员卡退卡一事,从7月6日起,就有一些受害客户和员工向北京警方报案。朝阳区公安分局及朝阳区劳动监察大队当天发出公告称,凡是三鼎家政的员工到朝阳区劳动监察大队进行登记,凡是在朝阳区区域办理了会员卡的客户未退卡的到三间房派出所登记,凡是在朝阳区区域外办卡的客户到各区县三鼎家政公司所在地的派出所进行登记。

  北京客户赵然(化名)称,昨天她去三间房派出所时,已有十几个人在登记。赵然还遇到了从天津过来的两名用户。“天津分公司的总经理直接告诉用户来北京报案,当时宣传上市时天津分公司让员工充值,分公司总经理自己也充了100万元。”

  林大为告诉北青报记者,作为分店负责人,前天他带着东花市分店的十几名员工到总部,发现已有来自各个分店的200多名员工在现场,有民警维持秩序,也有朝阳区劳动监察队的工作人员在登记情况。“员工以分店为单位,由分店负责人带过去,在总部登记了姓名、身份证号,核对了工资,然后留了分店负责人的联系方式,让我们等消息,全程都有录像”。林大为称,7日下午,员工们还打算到所在地派出所报案,天津分公司的员工也打算来北京登记情况。

  7月7日上午,徐玉华告诉北青报记者,三鼎家政上海分公司已经没人上班了,上海的一些受害客户也打算向警方报案。此外,也有部分受害客户和员工考虑走司法程序,香港六和合资料2018,起诉公司。朝阳警方昨日表示,接到相关报警后已经受理,目前正在工作中。

  文/本报记者 匡小颖 实习生 戴幼卿

  线索提供/朱女士